James-Simon画廊 | David Chipperfield Architects

詹姆斯·西蒙美术馆坐落于库普弗运河和新博物馆之间,作为弗里德希·奥古斯特·施图勒设计的佩加盟博物馆的扩建部分和博物馆岛的新入口建筑。该项目致力于重新组织佩加盟博物馆和新博物馆之间的公共空间关系,并以建筑形式来优化更大范围的城市空间。它为博物馆岛建立面向卢斯特花园、施罗斯桥和菩提树大街一侧的全新城市形象,并承担联系现有历史建筑的责任。



一个高大的建筑底座沿运河布置,和佩加盟博物馆壮观的基座呼应,并保持与佩加盟博物馆展览空间一致的标高。该建筑还延续了施图勒设计的柱廊,并一直延伸到新博物馆,进而围合成庭院。大部分柱廊空间,特别是面对运河的西南侧将全天开放,使得博物馆岛公共空间的活力得以延续。同时建筑师还创造了与沿河古道的空间联系。





建筑的主体位于抬高的柱廊和柱廊围绕的庭院之间。建筑的主入口以宽阔、开放的台阶呈现,参观者由此被引向位于上层的宽敞门厅。门厅和佩加盟博物馆的主展览厅呼应,并通过柱廊相接。在面向庭院的地面层亦设有出入口,它与上层主入口之间的夹层设有衣帽间、厕所和商店等服务空间。地下层设有临时展览厅和报告厅,建筑在这一层直接和沿河古道连接。




詹姆斯·西蒙美术馆的建筑语言力图和博物馆岛的现有建筑相协调,从在地周边开放的建筑类型中挖掘诸如柱廊、大台阶等室外建筑元素。另外,对于博物馆岛上其它建筑使用的石灰岩、砂岩和粉刷墙面的材料,该建筑以再生石材的材料质感回应,与它们协调。这是一座从场地历史环境出发的当代建筑,通过向周边建筑空间、形式、材料的学习来表达对历史的尊重,而不是浮于表面的模仿。



该入口建筑是以该城市最重要的庇护者之一的名字命名的。20世纪初,詹姆斯·西蒙将其艺术和考古文物收藏遗赠给柏林国立博物馆。


戴卫·奇普菲尔德形容该建筑为“是一座建筑,也是场所;承担完善博物馆岛博物馆学体系的责任,也负责重新组织城市空间关系和博物馆岛内部的可达性”。该建筑并不是被它自身的功能所定义,“而更多是被其作为核心城市公共建筑的责任所定义”。




 | 项目档案

建筑师: David Chipperfield Architects

展览规划: Duncan McCauley GmbH und Co. KG, Berlin (永久展览)

标志: Polyform – Götzelmann Middel GbR, Berlin

景观设计: Levin Monsigny Landschaftsarchitekten, Berlin

委托方: Stiftung Preußischer Kulturbesitz represented by the Bundesamt für Bauwesen und Raumordnung Project mangagement: Miriam Plünnecke

项目面积:  10900 m²

项目年份:  2018

摄影师:  Simon Menges, Ute Zscharnt for David Chipperfield Architects, Luna Zscharnt for David Chipperfield Architects, Luca Girardini

图片来源:https://www.archdaily.cn/cn/926034/bo-lin-bo-wu-guan-dao-mei-zhu-guan-james-simon-david-chipperfield-architects?ad_content=926034&ad_medium=widget&ad_name=featured_loop_mainhttp://www.ideamass.com.cn/contents/92/745.html

文章翻译来源:https://www.archdaily.cn/cn/926034/bo-lin-bo-wu-guan-dao-mei-zhu-guan-james-simon-david-chipperfield-architects?ad_content=926034&ad_medium=widget&ad_name=featured_loop_main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a-xun.com/20986.html

Related Images

Leave a Comment